• <output id="37h2d"></output>
    <label id="37h2d"></label>

  • <thead id="37h2d"></thead>
    <output id="37h2d"><sup id="37h2d"><track id="37h2d"></track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<output id="37h2d"><ruby id="37h2d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big id="37h2d"><strong id="37h2d"><mark id="37h2d"></mark></strong></big>

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37h2d"><sup id="37h2d"></sup></output>
            <thead id="37h2d"></thead>

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37h2d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37h2d"><menuitem id="37h2d"><acronym id="37h2d"></acronym></menuitem></code><option id="37h2d"><xmp id="37h2d"><output id="37h2d"></output></xmp></option><big id="37h2d"><menuitem id="37h2d"></menuitem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Cehui8.com 测绘地理信息领域专业门户
                    2. 首页 > 测绘新闻 > 无人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80后博导攻克核心技术 让我国无人机走进世界前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5-06 09:44:04 来源: 央视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聊聊
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标题:今年五四奖章获得者:80后博导,无人机智能化技术世界前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央视网5月5日新闻联播消息,在今年的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奖者中,有这样一位80后博导,他率领团队在无人机智能化方向攻克了一系列核心技术,让我国无人机发展走进了世界前列水平。他就是天津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——齐俊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月25日,齐俊桐教授向习近平总书记汇报分享会(图源:天津大学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眼前这个正在空中翱翔的无人机名叫“鸾凤”,它停靠的机场叫“梧桐”,这是齐俊桐和他的团队最新研发的产品——无人机物流配送系?#22330;?#36890;过手机下单、扫码、无人机取件、发件,可以把10多公斤的货物运送到10到20公里范围内,实现24小时全天候运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(图源:新闻联播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6377;?#24576;揣“蓝天梦”的齐俊桐从天津大学自动化专业毕业后,考入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机器人学国家重点实验室,从事无人机研究工作。作为国内最早一批垂直?#40510;?#26080;人机控制研?#31354;擼?#20026;?#22235;?#35753;无人机技术更快更好的造福社会,齐俊桐开始认真思考科研的真正目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,齐俊桐下定决心,开始创业。在科研成果产业化的过程中,如?#25991;?#22815;让几百、几千架无人机集群编队,既能相互配合,又能统一调度实现集群控制,成为了齐俊桐和他的团队夜以继日科研攻关的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,齐俊桐的母校天津大学希望他可以回学校执教,为学生们传授无人机领域的前沿知识。齐俊桐一边教学、一边科研,放眼未来,他有着更大的梦想,就是带领着他的无人机集群,为科技强国助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津大学新闻网5月1日发文《一位80后博导的蓝天飞行梦——记天津大学无人机研究团队专家齐俊桐》,全文如下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情系飞行   献身“无人机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20世?#32479;?#39134;机诞生起,人们就萌发?#25628;?#21457;无人机的想法。至20世纪30年代,英国费雷尔公司将一架“女王”双固定翼飞机改造成无人靶机,开启了无人机进入航空史的序幕。随着无人机技术?#40510;?#25104;熟、制造成本和进入门槛降低等,无人机领域呈“井喷式”发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人机属于机器人的一种,按照用途可划分为四类:模?#22270;丁?#28040;费级、商用应用级及军用级。模?#22270;?#26080;人机只是能飞起来,但因缺少飞控大脑,可能飞几次就会炸机;高端消费级无人机主要是用来做航拍娱乐,虽然飞行的稳定性一般,但足以提供一个非常另类的“?#31995;?#35270;角”;军用级无人机则主要用于战场勘察、电子干扰及作为空中通信中继平台?#21462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先不提“高大上”的军用级无人机,以商业垂直领域无人机为例,它便和消费级无人机差异明显。其产业链非常广,且分工更为明确,需要做部件的、做控制系统的、做机体的、做服务的人员各司其职。在商用领域中,它的需求与航拍娱乐级也有很大不同,比如输电线?#36153;?#26816;及农业喷洒,其机型、要求、控制和售后也各有偏差。所以商业无人机应用产业链分工明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齐俊桐团?#29992;?#26377;像“大疆”一样进军相对容易轻松的消费级无人机市场,而是选择进入了商业无人机市场。“相比消费级无人机身边相伴的飞鸟、?#33258;频让?#26223;,商?#23548;?#26080;人机常常打交道的是密布的高压电线?#22242;?#20316;物,无论环境合?#21490;瘢家?#23436;成飞行任务。”齐俊桐描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飞行”是齐俊桐?#26377;?#30340;梦想。在上小学时,他就爱玩飞机游戏。“因为对天空太过热爱,某种程度?#24076;?#25171;飞行游戏通关也塑造了自己对飞行最初的理解和?#25293;睢?rdquo;齐俊桐在高中时由于眼睛近视,未能达到飞行员特招标准,与飞行员梦失之交臂。不过,不能亲自驾驶飞机没有彻底让他灰心,相反,他转而希望生产或研发飞机:“不能亲自驾驶,那就让无人机自己飞上蓝天,替代自己的眼睛去俯瞰吧。”齐俊桐报考了天津大学学习自动控制,选择了飞行控制的课程,研究生又选择了当时无人机的摇篮——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?#20811;?#32487;续从事无人机方面的研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起与无人机的不解之缘,齐俊桐谈到了参与2013年雅安?#26032;?#23665;县地震救援时的情景。当时他利用无人机做搜救工作,当地的?#20064;?#22995;放下了手中吃饭的碗筷,用手机仅余的一点电量去拍照。“当时已经没有电了,而且也没有食物了,他们的手机基本?#29616;?#26159;用来做非常应急的通信,但是他们都把手机打开,去拍这个画面。”?#20064;?#22995;的举动让齐俊桐觉得自己做的工作距离真正?#23548;?#25937;援还有很大差距。也正是这次的经历,让他心理发生了变化。在此之前,他对于无人机还只是源于兴趣,但从那之后,更多的还有一种责任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人机的研?#32771;?#20854;艰苦,很多高大上的试验都是在高温、高湿等非常复杂、严酷的环境下进行的。这一艰苦的过程也是将国家无人机从0发展到1的过程。随着技术的进步,齐俊桐及其团队成员?#40510;?#23558;无人机向商业、农业领域推广,并获得了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流砥柱   “十年磨一剑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齐俊桐团队在研发无人机时,最先遇到的瓶颈是人才稀缺的问题。因为这个方向从0到1的时候,齐俊桐只是以学生的身份在做,科研时间也相对受限。那时做实验、试飞,总遇到这样那样的故?#24076;?#26377;故障了也只能晚上修,因为只能在白天做实验。不管多晚,他们也要把整个飞机修好,为的就是第二天早起能够接着飞,这对精力、体力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。他们要干的不仅是简单地拧个螺丝钉,还要拆卸发动机、清洗机油、清洗电路等,常常弄得满身脏兮兮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客观讲,兴趣是齐俊桐做无人机的原始动力,但除兴趣外,更重要的是他有强大的毅力和执著的精神。“十年磨一剑”,从最开始的晚上修零件,到一步步主持国家大型项目,齐俊桐在背后付出了很多,经过了一个漫长积累的过程。“无人机这种系统性的大型项目跟基金项目不太一样,基金项目有一些新的想法和一些实验设?#31119;?#20877;有一些文章,基本上就可以成型了。但无人机项目需要有?#23548;?#30340;积累,大多数项目的工作甚至30%都是提前已经做过的,只有展现出足够的能力,才能让别人信服。也就是说,无人机项目需要很多预先的投入。”齐俊桐如是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始的时候,?#24335;?#32570;乏也是无人机项目的限制之一。齐俊桐当时没有项目支持,只能先从别的项目借钱,然后才能起步。直到他做出来一些产品时,拿着这个产品去争取大型项目,才得到了支持。“当有了?#24335;穡?#38752;自身积累在某个行业领域做出来比较好的成果时,才是最容易拿到大项目的时候,所以说?#24335;?#23545;行业前期研究很重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齐俊桐来到高校做项目时,遇到了另一个小困难就是用人的权利得不到保?#31232;?ldquo;主持一个大项目,没有干活的人是不行的。所以,那个时候缺少干活的人是最大的困?#22330;?#22909;在从2016年天大放开了科研人员的编制。这解决了困扰大项目的核心问题,突破了工程技术人员短缺这个瓶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齐俊桐说,无人机行业的最大?#35757;?#26159;技术链很长,需要很强的技术整合能力。如果这个技术链上有一个点比?#20808;酰?#37027;么整个链条就没办法串联起来。现在让任?#25105;?#20010;小团队单独搞飞控或搞数据都不难,真正的?#35757;?#22312;于如何把这些技术整合起来。只有这样,无人机技术才有可能真正地爆发。面对种种难题,齐俊桐没有轻言放弃。十年饮冰,冷暖自知,通过不懈的努力,他终于迎来了无人机步入商业化的阶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无人机行?#23548;?#32493;井喷式发展的现状下,人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共识,那就是技术的发展已经超出了管理的水平。“谁也没有想到技术现在发展得这么快,而?#19968;?#25104;为了中国领先全球的一个热点,甚至可以看作类似中国高铁的另一张技术名片。”齐俊桐介绍道:在无人机已?#24576;?#20026;未来增长点的状态下,我国正在积极地做相应的规划,包括管理的和标准的规划,放开一些可控的、简单的无人机应用研?#38752;?#21046;。“比如说无人机航拍、农业应用等,因为这些无人机不会对人类有大的伤害。但是对于大型的无人机,国家目前还在制定规则予以控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2 年,齐俊桐开始被一个问题困扰:在研?#20811;?#37324;一天待下来,到底得到了什么?积累了什么?#20811;?#35273;得自己带领团?#21451;?#21046;出了业界领先的无人机,但没有给客户带来?#20013;?#30340;价值和利润,最后得到的只是一个个技术样本。由此他认识到,无人机必须进一步走产业化的路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 年,齐俊桐终于下决心,要让无人机给社会带?#35789;导始?#20540;。因此他响应国家创新创业的号召,?#21451;芯克?#20986;来,成立了“一飞智控(天津)科技有限公司”,在教学、科研的同时推动他的科研成果产业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从科研者到创业者,在心理上需要跨道门槛。”2015年,齐俊桐刚刚开始创业的时候,就对社会角色转变所带来的不适感深有体会,他认识到,自?#26680;?#38754;临的最大对手正是他自己。对他来说,如何把过去的科研者光环去掉,将科研心态转化为产业心态,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齐俊桐团队在飞行控制系统上拥有技术优势,所以刚开始创业就吸引了多方投资。但在打开市场阶段,却面临普通客户对于新产品和新技术的天然不信任?#23567;?#20026;此,他立即调整策略,组织人力建立起了一支技术服务团队,把研发的农用无人机送到客户手里进行免费试用,让客户体验到技术优势。齐俊桐说,那段时间,为了让客户对产品更加信任,他和团队成员不停地奔波在各个试验场,一点都不敢懈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顶天立地”   为国育英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科研的同时,齐俊桐也不忘总结自己作为导师的育人理念,思考应该如何去培养自己的学生。虽然年纪轻轻就成了博导,但齐俊桐在培养学生方面却有着独到的见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听过很多人的开题、答辩过程后,齐俊桐悟出了一个道理:那就是首先要让学生知道,为什么要做这件事,如何做“顶天立地”的研?#20426;?#40784;俊桐认为;“顶天”指做一名学术领袖,“立地”就是将来要成为技术上的领袖。他了解到很多学生在答辩时,并不知道这个课题背后的来源,大多数学生的回答是,我们课题组是做这个的,我导师是做这个的,或者说现在市面上这个比?#20808;取?#27809;有背后的逻辑,最后做出来的东西不“顶天”不“立地”,不过是花着国?#19994;那?#21364;干着一些重复的事情而已,既不能在学术水平上引领国际上的发展,又不能让研究成果在某一方面推动产业的发展,这样的研究基本上算是失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学生选题方面,齐俊桐会设置上下线,让他们在线内自由选择一个?#34892;?#36259;的方向,并要求学生在选题时一定要花时间认真思考课题的来源。他本着对学生的尊重,和他们充分交流,宽中有严、宽严相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人才培养?#24076;?#40784;俊桐重视技术和市场。目前高校科研大多重视理论引导,因为理论突破是高校考核的一项重要指标,但不同的专业也不尽相同。天大是以工科见长,培养的更多的是学术领袖,而非技术领袖。然而国外恰恰相反,比如TED演讲中有很多是在技术领域杰出的教授。齐俊桐要求自?#26680;?#24102;的工科博士生至少要了解一下现在的市场和产业情况,知道市场需要什么,也知道自己的研究能为市场作出哪些?#27605;住?ldquo;学生培养是一项系统工程,要产学研相互配合,这样才能更好地培养适合于行业和市场需求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近年来的创新创业热?#20445;?#40784;俊桐认为:创业应该是高端的创业,而不是解决就业,有个活儿干就行;要让他不仅有活儿干,还要带领很多的人都有活儿干,这才有意义。学生在校期间应该更多地打好专业基础,更多地走进实验室、走进老师的课题,多从老师那里取经,深入理解市场和产业,有一定积累之后再去创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9029;?#26080;价   托举“中国梦”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齐俊桐把绝大部分时间都留给了无人机科研事业。他每天6点起床,提前一个小时去工作。因忙于科研,齐俊桐失去了很多宝贵的东西,他认为自己对家人亏欠太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齐俊桐去沈阳读书时在天津家里种?#33021;?#33673;花,成为10多年来他父母的忠实陪伴者。母亲骑自行车摔伤手、父亲发高烧,齐俊桐都是后来才得知的。为了科研事业,他牺牲了?#23637;?#29238;母的时间。他跟爱人?#22242;?#20799;及其他亲人在一起的时间也很少,这导致了女儿对他的生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10月,齐俊桐在湖南卫视《绝对?#39029;稀方?#30446;中说:“?#39029;?#23601;是在你的理想、你的梦想的?#39134;?#19981;转弯、一直走,不受诱惑或被其他的事情所打?#24076;?#19968;直走下去。台上一分钟台?#29575;?#24180;功,任何成功都并非轻而易举,而必须付出大量的时间、精力和汗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家人的亏欠,是齐俊桐为科研付出的代价,但正是他对事业的?#39029;希?#25165;为更多的家庭送去幸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2017年农业作?#23548;荊?#25645;载齐俊桐团队自主研发的飞控系统的无人机已为超过100万亩作物喷洒了药剂,使?#38376;?#21058;近千吨,为北至黑龙江、?#29616;?#28023;南的29个省份农业作物撑起了一道“保护伞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齐俊桐团队自主研发的自?#35270;?#39134;控算法,将复杂环境感知的多传感器数据融合导航技术和多余?#21462;?#39640;可靠飞行控制技术及先进控制算法融会贯通,为无人机装上了“大脑”。他们还将物联网云计算技术与自动化控制技术结合,研发了全国最大规模的空中无人化作业整体解决方案——“百思智云”云平台,相当于让无人机拥有无形的“手臂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2017年12月1日央视播出的《机智过人?#26041;?#30446;中,齐俊桐团队制造的无人机“一飞”对阵曾打出过时速300公里/小时高速球的羽坛名将鲍春来。面对强大的对手和测试现场错综复杂的电子环境干扰,“一飞”完?#34013;?#36807;了鲍春来的10发“子弹”获胜,并最终获得了由中央电视台和中国科学院联?#20064;?#21457;的“机智先锋”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一飞智控在行业内首?#19994;?#21040;中航1亿元战略融资,正式晋升国家队行列,并宣布进军国际通航市场,企业朝空中自动驾驶领域独角兽稳步发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齐俊桐团队无人机不仅在我国农业植保、物流、电网巡检?#35748;?#20851;领域发挥了关键作用,还使中国的相关产业走入世界前列,展露锋芒。齐俊桐用自己的?#39029;?#21644;信念托举了“天大人”的“中国梦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声明:中测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顶部
                      25号云南11选5开奖结果
                    3. <output id="37h2d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37h2d"></label>

                    4. <thead id="37h2d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37h2d"><sup id="37h2d"><track id="37h2d"></track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37h2d"><ruby id="37h2d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37h2d"><strong id="37h2d"><mark id="37h2d"></mark></strong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37h2d"><sup id="37h2d"></sup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37h2d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37h2d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37h2d"><menuitem id="37h2d"><acronym id="37h2d"></acronym></menuitem></code><option id="37h2d"><xmp id="37h2d"><output id="37h2d"></output></xmp></option><big id="37h2d"><menuitem id="37h2d"></menuitem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37h2d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37h2d"></labe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thead id="37h2d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37h2d"><sup id="37h2d"><track id="37h2d"></track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37h2d"><ruby id="37h2d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37h2d"><strong id="37h2d"><mark id="37h2d"></mark></strong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37h2d"><sup id="37h2d"></sup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37h2d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37h2d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37h2d"><menuitem id="37h2d"><acronym id="37h2d"></acronym></menuitem></code><option id="37h2d"><xmp id="37h2d"><output id="37h2d"></output></xmp></option><big id="37h2d"><menuitem id="37h2d"></menuitem></big>